頭條

這些在隨時“地震”辦公室工作的民警
看得見最美的浦江風景,也胸懷最慈悲的心

2019年10月10日 來源:上觀新聞 作者:鄔林樺 簡工博

  WDCM上傳圖片

  十六鋪碼頭下,外灘風景最美的區段,很多人不知道在泊滿船艇的輪渡碼頭內一艘不起眼的船艇內,常年駐守著一支特殊的公安隊伍——他們的辦公環境十分“簡陋”,一半在水上一半在水下,辦公室時不時就會晃蕩,幅度大到放在桌上的礦泉水搖搖欲墜;他們幾乎“十項全能”,能開船、會潛水、懂急救,大多都有救生員資格;危急時刻,他們縱身躍入破濤滾滾的黃浦江搶險救人,與死神賽跑。

  日前下午,記者來到上海市公安局港航公安局水上巡邏支隊,探訪了這些守護黃浦江水域安全的水上衛士。

  水上公安卻在“水下”辦公

  沿金陵東路的外灘輪渡碼頭向南走,下江堤走上浮橋,推開一道小鐵門,進入船艙內,就到了港航公安局水上巡邏支隊的辦公點。

  與其他公安機關的辦公室不同,水上巡邏支隊分二層,由船艙改造,一層在水上,另一層則“悶”在水下。記者看到,水上一層不僅有辦公室、會議室,盡頭還有一個廚房。“因為我們要駕駛公安艇在江面駐守,只能由其他民警做飯再送到艇上。”水上巡邏支隊民警瞿樂告訴記者,水上巡邏工作24小時不間斷,民警下了夜班還可以自己煮點夜宵。

  通過會議室的樓梯就到了“水下辦公區”。“這里其實是船的內艙,現在是我們放置救生工具、值班休息、洗漱更衣的區域。在這里要想休息得踏實,幾乎不可能。”正值午后,一樓辦公區明亮通透,但一到樓下瞬間變得幽暗而悶熱,即使仍用空調吹送著冷氣,但效果甚微。更衣室內,一個置物架格外引人注意。上面擺放著還全新的從里到外都有的男女不同款式的衣物。“這是我們民警和家屬捐贈的,給被救回來的落水者準備的換洗衣物。”

   WDCM上傳圖片 

  民警及家屬捐助的衣物供落水者換洗

  “悶熱還不是最難受的。”記者隨即感受到瞿樂所說的“不踏實”——船艙忽然劇烈晃動起來,記者立即用手按住旁邊的水瓶;沒有窗戶的艙壁上傳來一聲聲悶響。

  “這應該是一只小型船只開過去,晃動不算厲害。” 瞿樂一邊攀著扶手快步朝一層辦公室走一邊對記者說:“江上船只經過涌起的浪,會讓整個辦公室像地震一樣晃動。晚上值班時休息,根本睡不踏實。”他說,很多新警剛來的時候也跟記者一樣,不適應這樣頻繁的晃動,有的人反應強烈甚至會頭暈。“我們早就家常便飯了,辦公室也晃,艇上也晃,不晃還不習慣了。”瞿樂告訴記者,表面平靜的黃浦江其實是中等強度的感潮河流,屬非常規淺海半日潮,漲落潮間隙不明顯,而且暗流多,外灘沿線防汛墻多年改造,亂石、鋼筋多,因此這間浮在水上的辦公室會不停搖晃浮動。如果遇上船只經過,水上浪花和水下暗流則從防汛墻反撲回來,讓辦公室搖晃得更加明顯。

  水上救援就是與死神賽跑

  跟陸地上的公安機關由不同警種承擔不同領域的管理職責不一樣,水上巡邏支隊不僅承擔著黃浦江水域的安全巡邏和突發處置任務,也要負責檢查過往船只的配員情況、消防安全及駕駛資質等,相等于集合了陸地上治安、交警、消防等多警種、多領域的功能。

  水上救援,是水上巡邏支隊最常碰上的突發事件。“救上來過不少人,也有很多遺憾的時候,沒跑過死神。”瞿樂拿出手機,翻著歷次救援留下的照片:“每一次水上救援,都是在和死神搶時間。”

   WDCM上傳圖片 

  水上救援,很多時候民警根本來不及換衣服

  國際上醫療救援向來有 “黃金4分鐘”的說法:心臟驟停4分鐘內施救,存活率可接近50%,超過4分鐘,則會造成不可逆的腦損傷,即使救活也可能陷入植物人狀態。水上巡邏支隊共有5艘駐守在黃浦江核心水域的公安巡邏艇,為的就是能在第一時間處置突發事件、投入救援。“值晚班的時候,只要辦公室的警鈴一響,我們就跟消防隊員一樣條件反射,馬上跳起來,拿上裝備,開快艇趕到事發地點。”瞿樂說。

   WDCM上傳圖片 

  民警救援一名落水者

  水上救援的難度遠比想象的大。行駛在水中的船艇不像汽車,能隨時剎車,停船前要預判慣性的作用,尋找恰當的位置關閉輪機,否則在暗流涌動的黃浦江上,巡邏艇還可能對落水者造成二次傷害。“要讓巡邏艇停在下風口、落水者下游又不能離落水者太遠的位置,這需要經驗豐富的船老大來掌舵。我們的船老大都是經驗豐富的海員、海軍轉業的,經過大風大浪的淘瀝,一般人干不了這個。”雖然做了11年水上公安民警,會開船會修船,但瞿樂說,自己“還不夠格當船老大”。

  “不僅要把人救起來,還要想方設法把人救活。”為了增加水上救援的成功率,水上巡邏支隊民警不僅平時要參加假人拖帶、游泳測試等訓練,還要掌握游泳救生和急救技能。通過學習培訓,瞿樂先后獲得了救生員和急救資質。支隊共43名民警和文員,八成以上都獲得了救生員資質,剩下的人員也正在積極參加各類救援專業培訓。

  一次,一名輕生男子被救起后,瞳孔已經呈現擴散狀,生還希望渺茫。瞿樂伸手一摸,身體還有溫度,他和同事就輪流對男子進行心肺復蘇,記不清過了多久,瞿樂的手臂已經麻木了,男子竟然恢復了心跳,瞳孔也恢復了正常。“120的醫生說,我們創造了生命的奇跡!”

  據統計,今年4月11日至今,水上巡邏支隊已成功救起救活42名落水者。

  這件令人畏懼的事必須克服

  下午15時30分許,記者登上停靠在辦公室外的一艘民警巡邏艇。盡管停在岸邊,但記者站上甲板抓著欄桿身體還在晃動,民警卻如履平地。

  “夏天如果出太陽,船艙里面的溫度就算開著空調也要達到35、6度,甲板上溫度更高。”瞿樂打趣到,為了降溫民警也是絞盡腦汁:“目前采取了最原始的辦法,用桶裝滿冰塊,放到甲板下層,效果還不錯。”

  連接甲板和船艙的隔間內,各種救援裝備一應俱全:救生衣、救生圈、救生桿,甚至還有專門打撈浮尸的工具。甲板一側,一個藍色的袋子就是專門用來裝浮尸的。“一般人很難想象浮尸的狀態,尤其是夏天,尸體浸泡在水中,腐蝕程度很高,無論外觀還是氣味,對民警都是極大考驗。”瞿樂告訴記者,很多尸體都呈僵直狀態,打撈難度極大,一次可能要一兩小時,“過程中需要保持極大的細心和忍耐力。”

   WDCM上傳圖片 

  巡邏艇上放著各種設施,藍色袋子是用來裝浮尸

  新進來的年輕民警最怕打撈浮尸,一靠近就望而卻步,瞿樂也有過同樣的感受。“最難的是克服心理關。”瞿樂總會開導年輕民警:每具尸體代表著一個曾經的生命,他們也有家人有朋友,不管什么原因導致了這個結果,找到尸體,也算是他們的家人一個安慰,做了一件善事。隨后話鋒一轉:“既然選擇了這份職業,必須要克服恐懼。”

  記者發現,巡邏艇上的一些救援工具是民警自己動手改造的。比如救生桿上套著的一個長條狀的救援浮標,因為入水救人常常面臨溺水者亂抓亂蹬導致施救者被困的情況,有了這個浮標后,一旦救到人,民警就把浮標環扣套在溺水者身上,防止他們干擾救援。“我們也在不斷更新救援設備,希望能多救一些人。”

  “每年夏天都是黃浦江落水事件的高發期,大部分都是感情、家庭等原因想不開的,失足的只有極小部分。”瞿樂很是唏噓:能被救上來的人,還能后悔,重新珍惜第二次生命,有人卻再也沒有了后悔的機會。

  入夜,瞿樂和同事乘巡邏艇在黃浦江上經過。兩岸燈火璀璨,凝聚著浦江最美的精華。而他們,成了這風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   WDCM上傳圖片 

  他們成為浦江風景的一部分

腾讯彩票比分直播